188bet怎么样

我,一介凡物

2016-08-02

  笑呵呵,乐逍遥,醉于人间。

  我,胸无大志哲,如果允许,我愿一壶酒,一箫,无忧无愁,放浪人间;如果允许,我愿畅游梧桐雨季,傲梅冬季,如果允许,我愿去感受李璟的“丁香空结雨中愁”的离情别绪;我也愿意去感受后主的“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”的凄苦。

  我,文学寥寥,却总讲诗词挂于嘴角,似乎有意的在卖弄文学。夕阳下,总会即景生情,吟出“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”。总会用“人生易老天难老”感叹时光的稍纵即逝。遭受小雨点般的打击,总会带着“残风败柳伤春暮”的忧郁。

  我,崇山义气之交,对君子之交颇为赞许。与义气之友,总会有意或者无意想起《诗经。唐风》中的“今夕何夕,见此良人”,复而有又想到,不知道何时再相会,也不知道相见时,心中已无肺腑或一样的眸子,却无半点欣喜之情,不知道会不会呐?

  我,希望寄情于醅酒来解除心中的愁苦之情,但这只是希望罢了,更何况借酒消愁愁更愁,这样做只不过是徒添绵绵愁思罢了。到时候真正想扯断这缠绵愁思,只怕是无能为也已。

  我,矛盾的结晶,想,如李太白遇到风浪时,拥有“只挂云帆济沧海”的豪情壮志,却总是望而却不,终究只能望洋兴叹罢了渴望那“中流击水,浪遏飞舟”的大气,只因为我不曾拥有。

  我,也许就是这样一个我吧,混混沌沌进入高中,日日潇洒人间,看似无愁,心中的愁思会伴着那袅袅炊烟缓缓升起,隐隐约约会看到那斑驳的门柱边依稀站这一个人,依旧看着远方巍峨的山,不停的徘徊,从他不断摩擦的手,他似乎在思考什么?炊烟,散了,那人早已伴着潺潺流水,东逝而去。

  轻轻的柳絮飘,一如往常诱心跳,总想撷取一叶,慢慢平常,总会勾起对红颜祸水的惋惜之情,其实红颜也好,祸水也罢,终究只是昏庸的借口罢了。晨日的雾,总会引起在“无情最是台城柳,依旧烟笼十里堤”的惆怅。

  我乃凡人,做不到不食人间烟火,对世皆万物都有情,不知道它们是否可以感受到心灵的沟通,希望不是多情反被无情恼,希望如此。

  我,真的是凡人。

  湘西边城高级中学高一:shiyunxuan